首页 >旅游

記者深入一線揭秘鞋業代工新潛規則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19-03-06 17:59:21 | 来源: 旅游

記者深入一線揭秘鞋業代工新潛規則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陳年舊案 突起波瀾。在媒體關注的目光一度沉寂后, 知名跨國企業被曝血汗工廠 事件再次被刺出 膿血 。一名曾在耐克代工廠供職6年的高管深喉,將一份厚達數十頁的報告放在了記者桌上,并向記者講述了關于 血汗工廠 的真實故事,吐露其曾親身經歷的運作細節。 耐克制造中國潛規則 5元人民幣除以8美元,等于幾? 分子小分母大,結果自然小。 但正是這些 小 數字的聚沙成塔,為耐克這樣的知名運動品牌的利潤增長,立下了 汗馬功勞 。 記者日前獲悉,在2003~2007年間,耐克在中國內地的制造商被多次投訴大量非法使用外包勞工。 在過去的多年時間里,在耐克的縫制足球合同工廠中,大量地使用外包勞動力,以極低的價格完成生產。在江西、蘇北、安徽等地,這樣的現象存在多年。 Mike,耐克重要縫制足球合同工廠的前高管對記者如是說。 一個市場售價8美元的耐克縫制足球,出廠價是7元人民幣,外包的工人縫制一個則只能得到5元人民幣。 在Mike供職的6年時間里,有5年左右時間在幫工廠 應付 耐克對工廠的審核, 只有一百來人、人均日產能力只有四五只的工廠,每個月的出貨量達到12萬只,耐克卻一直沒有發覺。 有意思的是,就是這家工廠,在耐克2008年發布的社會責任報告中,成為 優秀工廠 的典范。 耐克新聞發言人朱近倩表示,針對有關其代工工廠的投訴,耐克已邀請第三方機構介入調查。 數據:賣8美元 外包僅付人民幣5元 雖然無法從工廠現場調查到有關外包的利潤數據,但通過其他途徑,記者還是得知了這樣一個事實:外包業務成本低得驚人。 耐克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一雙在中國售價600元人民幣的耐克鞋子,工廠的訂單價是20美元;訂單價10元人民幣的帽子,市場價是100元人民幣;3元訂單價的襪子可以賣出25元 出廠價是售價的一折已經是耐克的 商業規則 。 在鞋類和服裝的生產中,中國工廠的議價能力并不高。 福建一家耐克的鞋類代工廠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在足球生產方面擁有較多話語權的代工商們,利潤也十分有限。據記者調查,一只市場售價8美元的手工縫制足球的出廠價是7元人民幣,如果外包給工人生產,代工廠則可獲利0.6元~1元人民幣/只。Mike也證實,外包的工人縫制一個8美元的球只能得到5元人民幣。可見,即使大量外包經營,真正獲利的還是耐克。 據我所知,在耐克的高端球方面,工廠的利潤在50元左右,通常不會選擇外包生產。但在中低端,則需要大量外包才能保證利潤。 曾在東莞一足球廠與耐克有過業務往來的李立對記者表示。 現象:代工訂單遭大量外包 他們是耐克在中國內地手工縫制足球重要和的承包商,他們基本承接了耐克在中國的所有手工縫制足球的加工生產,每月僅耐克手工縫制足球的出貨量達20萬到30萬只。 Mike所指的 他們 ,是上海萬德體育用品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萬德)和上海百恩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百恩)。 上海萬德旗下有兩家加工廠,江西婺源萬德制球有限公司和江蘇淮安淮陰區徐溜鎮萬德球廠(分別簡稱江西萬德和江蘇萬德,兩廠均于2006年年底關閉),上海百恩旗下則有江蘇百恩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和安徽鑫曄體育用品有限公司 (分別簡稱江蘇百恩和安徽鑫曄)。 在Mike整理的長達數十頁的報告中,歷數了多年來耐克在中國內地這兩家重要縫制足球類合同工廠的聘用外部勞工情況:在2003年~2007年間,這兩家供應商將后期業務分包出去,訂單大量地由偏遠山區的農村家庭生產。 代工,本身就是一種外包。按Mike所述,耐克在內地的代工訂單,大量遭遇了 再外包 。 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企業,永遠是逐利的。 還原:在偏遠農村完成工序 對于 再外包 ,Mike為記者進行了路徑 還原 :通過秘密的、復雜如蛛網般的加工網絡,將足球球片秘密地運送到偏遠的農村,在那里,以的成本完成世界知名足球的縫制工序。 據曾在江蘇萬德工作過的人員透露,在2005年11月正式設廠之前,上海萬德就通過當地的中間人進行了2年多的合作。 中間人從萬德公司拉走球片,分發給當地農村留守婦女在家中進行球片縫制,并在家里集中完成膠膽、封口工序,做成成品足球后,運回上海萬德。 即便后期上海萬德在江蘇已經開設工廠,并通過耐克審核,外包加工的現象仍沒有停止。 成立于2001年的江西萬德則這樣展開業務:上海萬德負責與耐克等客戶洽談接單,訂單由工廠進行貼布、裁斷、印刷,江西萬德把球片拉到江西,并運用公司在江西當地的關系網絡,將絕大多數球片運到婺源比鄰的景德鎮的一些加工點;按說生產鏈條到此結束,但有些加工廠為了利潤或進度,會將球片分發到附近的村民手中。 根據以上說法,分包曾長期存在于耐克的手工縫制足球生產領域。據介紹,一名熟練工人一天能完成的縫制足球在4到5只,江西萬德的在冊員工(即使在冊,也不一定在工廠上班)只有130名,這也意味著每個月的產量在1.2萬只左右,但實際情況是,江西萬德每個月運回上海的足球數量是8萬只左右。而僅有100個工人規模的江蘇萬德,每個月的產量是2萬只縫制足球。 即使是在冊的員工,平日也根本不來廠里上班,只有當耐克要來審核時,工廠負責人才會以10元/天的獎勵,召集他們來廠,制造出勤假象。 曾親歷這些 造假 現場的Mike對記者回憶。 通過簡單的計算可以得知,按Mike的說法,耐克的工人們一天的 產能 高達10只甚至更高,才有一百多名工人月產8萬只手工足球的可能。 事實上,耐克的足球代工廠并不只是在中國發生外包現象。經多方調查得知,2006年,巴基斯坦的足球代工廠 SagaSports就曾因 忽略勞工權益 被耐克方面終止代工關系。 為證實深喉的爆料,記者在本周撥打上海萬德的聯系電話,工作人員稱工廠即將搬遷,老板人在香港,但拒絕透露其聯系方式。當記者去往其位于上海南匯的工廠時,被對方以有保密協議為由拒絕入內。 怪象:耐克審核工廠 屢查無功 據了解,在耐克上一輪對工廠的審查中,幾家主要的手工縫制足球代工工廠相繼關閉。江蘇百恩在2007年被耐克發現存在嚴重的非法外發加工現象后,已逐步退出耐克足球的代工業務,安徽鑫曄隨后也被查出了類似情況。 對于江西萬德的內部審核工作,耐克也一直在進行。2005年12月12日,耐克對江西萬德進行了次 審核 ,在隨后的一年多時間里,直至2006年江西萬德關閉前,基本上每月進行審核,但始終沒有發現該工廠存在的外包現象。 相反,耐克在2008年發布的社會責任報告中如此描述上海萬德: 2007年,華北的一個足球供應商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面對高工資、缺乏吸引力的工作和較高的工人流失率,這個工廠開展了培訓項目、導師計劃、師傅和徒弟留用獎金以及其他創新舉措,使得生產力和質量保持較高水平,而工人也獲得公正待遇,工廠優秀的10位縫球工如今平均工資是工資的四倍(包括獎金),縫球崗位現在也變得更為搶手 。換言之,上海萬德不僅沒被查出大量使用外包工人,還被耐克樹為了 優秀工廠 的典范。 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耐克 屢查無功 ? 據Mike介紹,耐克的社會責任部門在對工廠進行社會責任審核時只看工廠提供的工資表里的工作時間、加班時間、工資數額、項目等計發是否符合法律法規規定,而光從工資表無法看出工廠實際產量是否與工廠實際產能相匹配,即看不出是否有不知名的外包, 按照提交給耐克的資料,一個工人一天要生產8只足球,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與此同時,耐克的QA(質量安全)部門負責評價工廠的質量和合格率,可以看出工廠的實際產量,但同樣也不負責審核員工的實際數量。 回應:耐克請來第三方機構調查 耐克新聞發言人朱近倩對此表示,耐克先前已接到關于萬德公司的投訴,并在2007年次獲悉此事后展開了徹底調查。 經過調查,我們未能證實針對該供應商的相關投訴成立,也未能證實所涉及的產品是正規耐克產品還是假冒產品。 據悉,目前耐克已經邀請第三方機構FLA(公平勞工協會)對萬德及鑫曄公司現有設施進行調查,以了解真實情況。此外,耐克還指定一家獨立第三方公司對有關之前未經授權的分包投訴進行調查,并對現有的采購程序進行評估。 朱近倩強調,在2008年以前,手工縫制足球的生產曾由兩家耐克合同工廠分包給華北地區的縫制中心。這種分包的模式現已終止,事實上萬德在2006年底就停止了在縫制中心的所有生產。目前,耐克在中國生產的所有手工縫制足球都是由隸屬于萬德的一家工廠生產。 通過單一工廠生產以及取消分包,萬德能直接監督所有足球產品的生產,生產過程對耐克也更透明。這種新的模式已經實行了一年多。 據記者了解,耐克、彪馬等多家知名運動品牌商也正委托第三方機構聯合調查代工商的外包行為。(-專業權威的鞋業資訊中心)
上火感冒咳嗽吃什么
被蚊咬了怎样止痒消肿
平时白带多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