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

2019-06-14 18:41:37 | 来源: 娱乐

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

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招远命案嫌犯曝光详情资料

昨天晚上,仍有不少招远市民前往血案事发地献花

张立冬招远市住所里写着“残杀、虐杀”字样

摄影/本报孙静张立冬的房屋外墙安着监控摄像头

张立冬在河北无极县的家

山东招远

被害人的一条是: “遇到疯子了”

37岁的吴硕艳,再也不能带她的7岁儿子去市里的那家麦当劳店里吃薯条了——尽管昨天就是六一儿童节。

昨天,山东招远市府前广场麦当劳店暂停营业,带孩子前来的家长吃了闭门羹。只有店门口摆放的一支支寄托哀思的鲜花,无声地提醒着过往的人们——这里,刚刚发生过令人发指的悲剧。

5月28日晚,吴硕艳刚和家人吃过晚饭,丈夫带孩子去楼上玩,她坐在麦当劳靠里的一个座位上,等着与父子俩会合。在遇到张立冬等6人并被索要号码后,她拒绝,并发称“遇到疯子了”。随后,她遭到殴打致死。

与妻子分开20多分钟后,吴硕艳的丈夫才发现妻子出了事。这位身体健硕的丈夫被突如其来的噩耗击倒了,在医院打点滴治疗。

昨天,招远“528”杀人案受害人家属仍陷入悲伤的情绪当中。一名亲属称,受害者吴硕艳开朗、爱笑,夫妻感情很好,她对婆婆也很孝敬。目前,家属不愿再被打扰,只希望犯罪分子能够尽快得到严惩。

招远市民自发到事发地

为受害者献花

昨日一整天,陆续有招远市民自发来到事发地为死者献花,还有人手书挽联寄托哀思。一名还穿着工作服、戴着胸牌的女孩买了一枝菊花,弯腰放置在麦当劳门前。这些鲜花大多会很快被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收走。然而,新的又堆上来。

昨天中午,当地下起冷雨,一名冒雨前来献花的市民说:“我并不认识她,但她的遭遇实在太可怜了。我们谁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北青报发现,街头巷尾的出租车上、早餐店里、宾馆前台,受害人的遭遇会被一遍遍谈及。叹息、气愤之余,市民也对暴徒行凶时在场者的反应,评判不一。

为何没人上前制止?尽管警方通报称,事发后有10人拨打了报警,麦当劳方面也确认,店里女副经理上前两次劝阻,被对方用头盔砸打。但更多市民认为,当时的在场人员如果更勇敢一些,或许是另一番结果。

事实上,受害人吴女士生前就在距离麦当劳50米外的百货商场工作,做服装销售。但商场的工作人员,昨天都不愿意提及此事。

附近一家宾馆的前台工作人员记得,待受害人被120拉走后,民警将行凶者一一带上警车,其中还有一名10来岁的小男孩。她记得,小男孩扯着嗓子对警察大声喊,“是我干的,与他们无关”,而其姐姐则很镇静,安慰道“别怕,别怕”。

张立冬家中记事板上写着:[1][2][3][4]下一页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招远命案嫌犯曝光详情资料(2)

“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

事发后,曾有友曝光张立冬等6人住址。其中,张立冬与两个已成年的女儿及12岁的儿子居住在招远市丽水苑小区一套9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中。

北京青年报昨天来到其住处探访,看到防盗门外摆放着三个果干塑料罐。一名邻居称,张立冬一家搬来两三年时间,很少交流,白天也很少出门,但是张立冬一家人会在晚上遛狗。

北青报注意到,张立冬家窗外的墙上装有两个监控探头,而一层其他居民家则无该设备。在该楼门前的空地上,停放着一辆丰田越野车,上面留有挪车。小区保安称,这辆车就是张立冬家的。除此以外,他家至少还有一辆保时捷卡宴。5月28日晚,卡宴出现在事发现场。

蹊跷的是,在一份房产登记资料中,张立冬所住房屋的业主实为陈姓女子,而其所留与丰田车上的挪车为同一号码。北青报多次拨打该号码,均显示无法接通。

昨天上午,获准进入房间的央视看到,在客厅有一个空空的狗笼子。小区居民说,在案发前一天,狗被打死了。

在张立冬家客厅的记事板上,除了记有转户口、保养、牙刷杯等日常事务,还有“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等文字。办案人员称,这些都是案发前张立冬一家写下的,他们在这里还搜查到了一些关于全能神邪教的宣传材料和书籍。在一张桌子上有一本书,看上去很不起眼,从外表看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把这本书打开,里面全是一些全能神邪教的教义。

本地嫌犯吕迎春职业为家教

离异后与女儿住在一起

昨天中午,另一嫌疑人吕迎春的住处同样敲门无人应答。北青报从知情人处获悉,吕迎春1975年生人,籍贯山东龙口市,大专文化。在“婚姻”一栏,吕迎春登记为离异,职业则是“家教”。据了解,吕迎春有一名12岁的女儿。

2011年9月,吕迎春带着女儿迁入招远,并在金凤花园小区购买一套一梯两户的二手房;2013年6月,吕迎春女儿的户籍迁回龙口市。

该小区居委会志愿者赵女士介绍,因为吕迎春所在楼属于她的志愿服务范围,她对吕迎春有些印象。在赵女士的记忆里,吕迎春为人随和,一点儿不孤僻或脾气暴烈,她同女儿生活在一起。而其住所内也未见异样。

她近一次见吕迎春,是今年4月份,当时有个政法干部走访活动,赵女士上门发放法律咨询宣传卡,两人聊了10分钟左右的家常。

接触过程中,赵女士从未见过男性出入其中。在她看来,吕迎春家就是一个普通家庭。

本报孙静山东报道

河北无极

施暴者老家曾有多名全能教信徒

5月28日,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内一女子被6名全能神教教徒疯狂殴打致死,为首的张立冬一家四口均来自河北省无极县。在此之前数年,张立冬离开无极远赴他乡时,他在此地的名声便毁誉参半。他离开的时候,身后的无极县全能神教也在秘密扩散,这些全能神教教徒打着基督徒的幌子,偷偷在无极县各村走家串户。

在老家他们就是“有钱人”

说张立冬信了“全能神教”,成了该教的虔诚教徒,如果放在5月28日惨案发生之前,在东关村人眼中简直就是个不值一驳的笑话,而5月31日联播播报了此事,却让这里的人们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在东关村人眼中,张立冬应该是一个跟任何宗教都“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在无极县东关村,很多人都知道张立冬的名字,但对他的评价却并不一致。张立冬一家生活在东关村的时候就是“有钱人”,在东关村绝大多数人还住在一门一户的农家院中时,张立冬便在村口外直通县城的大道北侧盖起一栋3层楼房,“那楼修的就像城里人的别墅一样,就差一个院子。”村民如是说。前一页[1][2][3][4]下一页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招远命案嫌犯曝光详情资料(3)

张立冬离开无极县时,将这栋楼的一层租了出去,经过改造这里成了现在的福运来超市,紧邻超市的就是无极县中医院,东关村村民们的老房子,就在中医院大门正对着的一条小路两侧。

在东关村,张立冬出名不仅仅因为他是这里“先富起来”的人,还因为坊间盛传他是“道上混的”。据东关村与张立冬相熟的村民介绍,上世纪80年代时张立冬曾在山东当兵,退伍回到家乡后经营过五金建材,开过废品收购站,但一直都没能“倒腾出太大名堂”。

上世纪90年代,批医药代表诞生,这个行业一经出现就席卷了整个石家庄地区,张立冬也瞅准了这个时机加入了医药大军。东关村村民间曾一度津津乐道的关于张立冬的“段子”,是他以“一条光棍”杀入医药行业,然后赚得盆满钵盈,还不忘了提携老乡,带出来“一屁股兄弟”。

“这就是说他‘道上混的’的来源,那会儿开始跟他混的都叫他张哥。”东关村一位村民向北京青年报回忆,“有时候跟他混的人惹了事、打了架,都搬出他来跟对方‘了结’,所以好多事都算到他头上了。不过他这人很讲义气,有段时间小流氓打架互相‘搬山头’的时候,也都说我们‘张哥’如何如何之类的。”

人高马大的张立冬人过中年仍腰杆挺得笔直,沉默严肃、不苟言笑,但极修边幅,这是人们对他的印象,这与张立冬的大哥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张立冬与大哥水火不容

张立冬的出名并不仅源于他自己,他的大哥张冬至曾历任东关村村委会书记、无极镇副书记,兄弟俩一人从政、一人从商,一度在东关村为人所乐道,但兄弟俩的性格却完全相反。相比于不苟言笑的张立冬,张冬至却是个话很多的人。

“(张)冬至是个热心人,也爱说笑话,他当了官也没架子,好多人跟他相处时都不拿他当官。”东关村一位老人说,张立冬无论什么时候都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夏天热的时候,T恤的扣子还要扣上一颗,而张冬至则非常随便。

东关村的人都提到,自多年前兄弟俩父母过世后两人就开始闹出矛盾,甚至一度闹到水火不容的境地,但对于矛盾的原因人们都不肯透露,只提到张立冬终离开无极县,很多人都认为是两兄弟不和的结果。

张立冬的老房子与大哥张冬至家原本隔着通往县城的大道,如今张立冬的老房子已成为一片工地,新盖的小区里高楼已近封顶,而张冬至家也已将房子改造出租,此地现在已是一家五金门市部。

张冬至于无极镇委副书记的岗位上退休,2010年因癌症去世,当时张立冬已携全家5口人搬走数年,对于这个与他闹到“水火不容”的大哥,张立冬连葬礼都没有出席。按照张立冬在看守所对警方的供述,这时他已经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全能神教信徒。

另一河北籍嫌犯两年前“外出打工”

5月28日招远血案中参与打人的6个人中,除张立冬一家四口外,还有一名来自河北省无极县的24岁女性张巧联。北青报在当地调查得知,她与张立冬没有亲属关系。张巧联来自距离张立冬家10公里外的张段固镇田庄村。田庄村的村民至今仍不知张巧联是如何与张立冬一家走到一起的,“他们两家根本就谈不上认识”。

张巧联家多年前已不务农,全家搬到无极镇与东关村交界处,从事屠宰贩卖驴肉的生意,这一说法也得到其所在市场的商贩们证实。其全家近年已很少回到田庄村,张巧联于两年前外出打工。5月28日惨案消息传来后,张巧联父母已将驴肉摊关闭赶往山东招远。根据官方通报,张巧联本人也是邪教组织全能神的教徒。

当地全能神教信徒都听神秘“二姐”指示前一页[1][2][3][4]下一页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招远命案嫌犯曝光详情资料(4)

5月28日惨案发生后,张立冬被捕,据其向警方的供述,他于7年前的2007年开始加入全能教组织,而将他带入该组织的,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张立冬的大女儿张帆早父亲两年入教,9年前的她年仅21岁。北青报在无极县采访时发现,不少人回忆起全能神教在无极县出现并蔓延的时间正好是2005年-2007年前后,而那些全能神教的传教者当时却并没有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

无极县基督教信徒王翠向北青报回忆,早在2005年时,她就接触过传教者,当时那些人并没有提到全能神教,这些人都是以基督教传道者的姿态出现。“我80年代就信仰了基督教,虽然没有受洗,但在无极县应该也算是比较早的基督徒。那些人(全能神教徒)开始在这附近传教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因为按照国家规定,我们是不能走街串户这样传教的。”王翠说,“当时他们发放一些宣传品,很薄的小册子,我当时看过那些内容,是基督教的内容,所以没怎么上心。之后身边有些人开始接触这些人,自称开始信教的时候,我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王翠介绍,无极县的基督徒在聚会讲道活动的时候,都有固定几个教堂或教会,而身边一些自称“信了基督”的人却从没在教会出现过,问到他们的时候也都支支吾吾。另一名基督教信徒王元露(音)则回忆,她早年也发现同村的人有这样的情况,“我看邻居也成了‘教友’,手里也捧着圣经,有一次就想跟他交流一下。结果看到他那里有不少我都没见过的书,翻着看了看,那里面写的都什么‘胡说八道’的东西啊。好久以后在教会里才有教友告诉我,说他们信的是全能神。”

北青报在无极县采访时,有基督教信徒提及,在早年的全能神传教时,传教者都听从一位被称为“二姐”的人的指示,也有基督教徒透露,这个所谓的“二姐”早年也曾是位基督教信徒,并常在无极县郝庄乡北店尚村的基督教堂参与宗教活动,但此人已多年没有在此出现了。对于此地全能神教的情况,东关村村委会表示并不知情。

原标题:招远命案中少年嫌犯曾高呼欲揽责:是我干的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4]

微信小程序怎么登陆
百度小程序开发者联盟
太原白癜风医院

猜你喜欢